2010年10月

无语

忙碌了几天,很想写些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写什么......

最近博客还是不更新了吧

o(︶︿︶)o 唉,因为最近事情很多,而且最近经常上网作业也拉下了不少,补作业呢......

发现每天都做同样的事,早上起床上学,放学吃饭上学,放学吃饭写作业睡觉......

所以最近博客还是不更新了吧,等把作业补完了,今后上学期间晚上写完作业还有时间的话就写写博客吧......

哥哥去城里了

以前哥总和我抢电脑,我很讨厌他。

上个星期我感冒了,很不舒服。那天晚上,正在玩电脑,听到摩托车的喇叭声便关了所有的应用程序,然后去了我自己的房间。

- 阅读剩余部分 -

一天

今天中午,我打电话给林珊珊了。汗,本来是想问他们学校初三的是不是欺负她(我挚友说初三的欺负她滴,所以很想知道到底有没有,隔了一礼拜才鼓起勇气打过去),我都想好要怎么说了......但我打过去,听到手机拨号时的“叮”声,就狂紧张,等到接通了,我竟变的结巴了,额头感觉凉凉的在冒汗,腿在发软...... 唉,郁闷呐,我本想问她初三是不是欺负她那件事,但开口竟然是不受控制的说了要冬瓜(外号)帮我带字模回来,还是一本,本来是想说六本的(我班上要用,本来是想自己去的,但是又的花一笔冤枉路费,所以就让他带咯),汗~...

还有中午扫地,那个泼妇余粒早上没扫,所以就叫她下午倒垃圾咯......天经地义的嘛,我汗死,谁知她张口大吼:“我在吃饭,谁叫你们扫那么快!”。— —...然后谢雄帅在扫完走时用扫把打了她屁股= =、。完了!她疯一样大叫:“谢雄帅!”几乎震动了整个学校,我老远就听见了,谢雄帅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我这边跑,灰尘漫天飞,他手上的扫把和垃圾桶都像长了翅膀一样的飞舞。我边走边看正在欣赏这精彩的画面,不过零点几秒他就冲到了我身边,马上拉着我说:“快跑”!看来是落败了 = =、,我不知道怎么了也跟着跑,也许是余粒那驾驶太犀利了吧,然后到了教室没的跑了= =、。她就拿着扫把指着我们鼻子骂,而且开打了,幸好我们的扫把棍法练的好,招招都挡住了,天助我——写字课快到了...我说写字课要上课了她才肯摆~~~~泼妇呀,实在是泼妇呀,唉,要是她知道我博客地址,看到了这文章,不知道又要干出什么来......估计也许菜刀都要超上了!......

到了写字课,本来高高兴兴的,但他们实在是太吵,咬牙切齿坚持着维护秩序,叫了好久才安静点,还是因为我拿来了棍子(吓唬人滴,只打桌子,老师说他不再我可以代替他,所以...嘿嘿~~)才发贴写字。所以我又气得要死,本来的心情很好,都没了,化作气了,再转换成气愤......

下午放学时,方敏莉倒垃圾,因为她中午没扫......中午来的时候,我说写字课要到了坐好的时候她才来,我惊愣的看着她,她边缓慢地走进教室边指着钟,振振有词的说:“我没迟到,看(墙上有钟,她指的是钟),才一点二十多,写字课还没到......”。无奈— —、......下午她倒垃圾也不服,总是“哇,怎么这样~~~~”拖了很长的声......女生,唉,都是如此的小心眼,想我们早上还帮余粒倒了垃圾呢(无奈— —、不倒就曝光了),都恩将仇报...中午方敏莉没扫,下午倒个垃圾而已,就哇哇哇的......唉,女孩长的好看就是占便宜,她只是轻轻说一声:“谁帮我倒垃圾啊~~~~”~我顺嘴再说了句:“谁来怜香惜玉呀~”。谁知,就冒出了俩......我在跟帮她倒垃圾的一哥们儿(谢雄帅)争论谁把扫把拿上去的时候,她已经悄无声息的溜了~...o(︶︿︶)o 唉,最后还是我拿扫把上去,命苦呀~...但是,天让我看到了方敏莉,希望丫~,我当时就飞一样的跑了过去,把可爱的扫把托付给她了...因为她要去楼上拿书包,我书包我哥们已经拿下去了,在外边等我~所以嘛,咋不能委屈了兄弟,只好委屈委屈那个顺道了咯~~...我给她的时候,她又是一阵:“哇,怎么可以这样~~~~~~”。拖了超长,但是扫把一离手我就闪咯......郁闷,没倒垃圾拿个扫把都不高兴,o(︶︿︶)o 唉,这再一次让我们见证了女生的小心眼~~

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多彩,有这么多的快乐,这么多的烦恼,我哪里忍的住不写呢~......

o(︶︿︶)o 唉,今后还是每日一文吧

o(︶︿︶)o 唉,不写日记感觉是一种煎熬......

现在每天都很多事想说,很多苦想诉,很多快乐想分享。每天都憋在心里,好难受......

今后还是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就写一文再写作业吧,唉,要不,实在憋不住......

感谢“在ME!”无条件赞助

很感谢“在ME!”,无条件赞助了我国际顶级域名与10G空间!

我现在上八年级,但我接触网络已经有五年左右了。我小学五年级时曾一心想学信息安全技术而被一个菜鸟级的骗子骗去了150元,第一次被骗,第一次感觉到了网络的险恶,之后便不再拜师,改努力自学。初一的时候看“QQ超级整人”挺好玩的,(那时侯还不会使用灰鸽子)就花了50元买了充值卡去购买他的激活码,现在"QQ超级整人"早以登入不了,再次让我看到了网络的黑暗!

之后,我对所有网络上的朋友都会留个心眼儿,我认为网络是黑暗的,虚拟的,不真实的!

我现在信息安全技术也不算菜了,也学了一点社会工程学(看相关书籍,与教程),网络的黑暗的印又一次印在了我的心灵上,对网络上的朋友,总会考察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会信任,就算信任了也会留个心眼儿。

昨晚,像往常一样看看博客有没有新的留言。“在ME!”留言说可以赞助我,顿时,激动的眼泪差点儿没流出来!但不久就恢复了平静,像那一潭水,一块石子从桥上滚了下来,惊起一圈圈波澜,但最后又是一片死寂。

感觉没这么好的人吧,也许是一个骗子吧。我告诉了我一个网上的朋友“*Gustave、”,他态度很明确:不可能,做梦!呵呵,一阵苦笑。我想,试试看吧,试试反正试试也不亏,在“ 在ME!” 的博客上得到了他的联系方式。

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很爽快的无条件的答应了赞助我域名和空间......

我几乎激动的涕泪直流......

“在ME!” 不是傻子,而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

我曾想过以广告费来挣国际顶级域名和收费空间的钱,但放弃了,我博客关注的人并不多,广告的佣金很低,愿意点广告、被广告吸引的人也不多......

没有想到,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国际顶级域名与收费空间竟然是这么得来的......

再次感谢“在ME!” 无条件的赞助我域名与空间!让我懂得了,信任他人,让我知道了网络也并非全是黑暗,也有光明的存在,尽管那光明很微弱!

感冒了

前天晚上实在是无聊,电脑我哥在玩。哥们儿们到我家,不能去玩了,只能叫上我随便逛一圈就回来,结果第二天早上就感冒了...

夜风,凉如水。穿着一件短袖,双手紧紧的交叉着,弯着背。阵阵寒风呼啸而过,似乎不会疲倦。头发被吹的树立起来,唯一的短袖被这可恶的风吹的如飘扬的旗子般,我感觉我的手,和身体已经起了疙瘩,很凉很凉...

昨晚,哥们儿们到我家玩,见我感冒了,似乎是件奇趣的奇闻!捧腹大笑言:“冬瓜(我一哥们儿的外号),李鑫昨晚出去就感冒了,哈哈...”.接着又是一阵奸笑...

天呐,我都这样儿了,还笑!

一天不如一天,今天早上起来,更难受了。鼻子像被棉花堵着,呼吸困难,还流鼻涕,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削了皮一样,很痛,沉甸甸的,时而咳嗽,胸口似乎有块带菱角的千斤大石,不仅压的我喘不过气来,还刺着我!反正就是苦不堪言!...

o(︶︿︶)o 唉...

啊,忘记了,还没买药吃吧!

谁都没错,只是我们还太小

旁晚回家时,天灰蒙蒙的一片,黑白交加,沉沉的似乎就要塌下来。

这风好熟悉,好像曾在哪感受过,抱着自己的手,迎着风前行,发被风吹地飘扬起来,感觉到了曾未感受到的轻浮,好冷。

“晴天娃娃”的欺骗、玩弄,打破了我原本的平静生活......

如今我没有恨,也没有爱。也许我们还太小,还不懂得如何去为对方付出。既然不懂,我就不再不自量力了。曾记得,我高傲的跟我朋友说:看哥来创造奇迹吧;曾记得电脑那边的你对我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分手;曾记得我因一句话而一夜未眠。

离开爱情我也能开心的活着,我有疼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嫂嫂,有愿同甘苦的兄弟,有关心我的老师、同学。

我没有了爱,也没有了恨。

我们谁都没有错,只是,我们,还,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