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把你当朋友

      早晨,我跟班主任诉说了一个同学的过错,上课说话、捣乱,还带动其他同学一起,作业基本都没做,早读旷课,上课迟到,写字课不写在教室游荡不定,孰轻孰重?......

      老师叫出去以后,大概是大骂了一番,回到教室的时候面红耳赤,低声叱哆。

      下课后,他走到我面前,满脸愁苦,向我“兴师问罪”。

      “班长,我上次不是向你申请过了吗?我可以不写字,你怎么跟老师说我?”虽然态度诚恳语气平和,但语气里明显带有滔天怒气。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前天不是说了每个人都必须写?”很是无奈,我已经说了岂止三遍?——“每个人都必须要写!”

      “那前面那么多人不写,你为什么就说我一个?”语气里的怒气明显再次升高,面目早已赤红。

      “他们无所谓。”轻声细语,丢下一句话便我回座位了,他也回座位了但低声讽刺了我几句。

       一个早晨他都趴在桌子上,面红耳赤,我叫他,他也不搭理我。

       跟班主任说他,是他实在做的太过分,并且不听我劝,无奈之下才做此决定的。另外如果我不说他,班级里的其他同学定也不会服我。写字课只说他一个,是因为他写字课做了比没写的同学都过分,不但自己不写还去打扰别人,我几番劝阻都听不进去。也是为了震慑其他没写的同学,杀鸡儆猴,希望能让其他同学引以为戒。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我管理不了他,我把他当我的朋友,想要帮他。

      早晨的时候,我跟他说:“我在帮你!”我语音未落他以走出教室,满脸怒气。

      中午写字课,他也来了,令我有些欣慰。他笑的很开心,但是刚到了教室,似乎又要迅速离去。我催促他写字,他倒是无奈之极的跟我说:“没纸没笔怎么写?!”这还要找我拿?纸,我早在几天前就叫大家买,而且每天都有叫,每次都说了好几遍,现在反倒他变成了受害者?为了帮他,拿了只笔和张纸给他,叫他写,也许是被逼无奈吧,但最后也是写了。为他感到开心,也为自己感到开心。

      但下午上课,他的表现令我很不满,很是吵闹,甚至还上课拿打火机烧硬币玩。我知道也许这是他的个性,青春、活泼、顽皮......这是不错的个性,我羡慕的很,但是却用错地方,不应该用在捣乱上面。明天我可能又要处罚他了,这是铁的班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也是因为,我把你当朋友。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